第A7版:文化茶座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2012年6月3日 星期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为芹辛苦见平生
 

  ——周汝昌与《红楼梦》研究

  □胡 健 

  周汝昌先生仙逝了,95岁。周汝昌的一生可以用他的一联诗来表明:“借玉通灵存翰墨,为芹辛苦见平生。”

  有关文字这样介绍周汝昌:“周汝昌,著名红学家、古典文学专家、诗人、书法家。1918年4月14日生于天津咸水沽镇,1939年考取燕京大学西语系,1947年涉足于红学研究,成为继胡适诸先生之后,新中国研究《红楼梦》的第一人,享誉海内外的考证派主力和集大成者。”

  周汝昌的青年时代是个动荡的时代。借《青春之歌》来说,有选择林道静道路的,有选择余永泽道路的……周汝昌这样写道:“大化从来变几端,我生之世态千般,小童何以知途向,瞎马盲人旅亦难。”1947年,就读于燕京大学外文系的周汝昌,无意中因胡适的影响而步入“红楼”,研究《红楼梦》竟成了他一生的难竟的事业。

  《红楼梦》是中国文化的瑰宝,但却被太多的困惑所罩。首先,作者曹雪芹人们所知甚少;其次,《红楼梦》原本120回,但人们所见却只有80回,后40回是高鹗所续,而所续好坏众说不一。还有《红楼梦》有脂砚斋的批语,脂砚斋的批语表明他或她也是红楼故事的亲历者,曹雪芹写《红楼梦》的参与者。那么,脂砚斋是谁,与作者有何关系?周汝昌用了5年时间,完成了巨著《红楼梦新证》,此书于1953年出版,三个月内再版三次,一时洛阳纸贵。

  《红楼梦新证》的重要性在于,它在红学史上划出了新的时代。周汝昌以他绵密的考评,对曹雪芹的生事、对曹雪芹原后40回的想法,对脂砚斋的身份都作了详细地探讨与研究,它把《红楼梦》的研究体系化与专门化,这就如周汝昌晚年所说:“我最重要的一点贡献就在于我研究《红楼梦》是用‘大视野’的眼光和心态对待进行的。大视野相对于小盆景而言,《红楼梦》不是一个好玩的小玩意儿,它是我们民族文化精华,因为它包含总结了我们民族的文史哲和真善美,是一个前无二例的最美的大整体。我还是没有高的水平和能力把这个问题讲得更好,但我的努力方向却是如此。”一般读者如稍翻此书,便不难发现,作者用功之勤,用力之深,用心之大之细,实为此前所没有。人们可以不同意他的有些意见,却不能不赞叹他的实在与功力。

  之后,周汝昌还用小说般生动的笔墨写出了传记《曹雪芹》,把他的研究成果普及化了,使人们对曹雪芹的身世有了个更具体的了解。之后,他还写了《献芹集》等大量研究红学的著作,说曹、评红,探佚、论脂……值得指出的是,周汝昌的红学研究绝不只止于考据,在艺术探讨上他也是新见卓见迭出的,这也很好理解,周汝昌本人就是位诗人,他的中国文化的修养与造诣在红学家中是少有人能敌的,他极赏《兰亭序》与《文心雕龙》,对陆机《文赋》、《石涛画语录》等都有精彩的意见。因胡适而步入红学的周汝昌,可谓青出于蓝而胜于蓝。胡适说《红楼梦》不足以与世界一流文学著作并列,周汝昌则力证《红楼梦》是世界第一流的文学作品。我曾受周汝昌文章的启发,阐发过《红楼梦》的“大抵谈情”,认为《红楼梦》之情有多重含义:一是“人情”,曹雪芹在不平等的时代便有平等思想,他带着同情真实地写活了小说中的每个人物,包括当时那些被人污辱损害的奴婢们;二是“诗情”,小说是俗文学,但《红楼梦》却是充满诗情的小说,诗与人物不分,点染与深化了人物;诗与情节相连,暗示着情节的发展;三是“悲情”,《红楼梦》打破了“大团圆”的老套,写出了“千红一窟,万艳同杯”的悲剧。毛泽东在《论十大关系》中曾说,中国有什么呢?只有一部《红楼梦》(大意)。周汝昌先生“借玉通灵存翰墨,为芹辛苦见平生”,他是一位真正意义上的红学大师。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第A1版:淮周刊
   第A2版:一周围观
   第A3版:淮·特刊
   第A4版:水 城
   第A5版:淮安风情
   第A6版:乡 土
   第A7版:文化茶座
   第A8版:拍 客
   第A9版:缘文化
   第A10版:爱情地带
   第A11版:百姓笔记
   第A12版:石码头
   第A13版:笑 林
   第A14版:晚报连载
   第A15版:品 书
   第A16版:乐 活
速度时代文学需要“慢”下来
为芹辛苦见平生
“云松书舍”擅自“变脸”突破公共文化场所底线
美女作家挑战“封建残余”背后的冷思考
报纸名称 文化茶座 A7 为芹辛苦见平生 2012-6-3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