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B4版:悦读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2016年8月31日 星期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阅读如“器” 陈达(80后,公务员,现居淮安)
 

  阅读如“器” 陈达(80后,公务员,现居淮安)

  悦读:一年大约读多少本书?

  陈达:本科和读研那会求知欲望和男性荷尔蒙一样膨胀肆虐,口味贪,也不挑食,一年能读个百来本。工作后读书时间和兴趣急遽收缩,闲暇时,日进一本,忙碌时,整月整月书不沾边,现在大概一年能读个三四十本已然是可遇不可求。

  

  悦读:纸媒的变局对阅读习惯有影响吗?手机、平板、电脑与纸质书的比例各占多少?

  陈达:谈不上习不习惯,任何一种阅读形式都只是获取知识的一种工具,谓之为器。2010年之前我大多走的是买书看书的老路子,近几年kindle和汉王都用过,也常用手机看小说,一个感觉就是,纸质书自有快活,平板也不乏愉悦。也许纸质书会消亡,但文字不会消亡,它只是以另一种形式附着在工具之上,古代是石刻、竹简、铜鼎,后来就是轻便易携带的布条、羊皮、纸张,再到现在的手机、平板、阅读器或者其他。但同样是工具,却也有不同的愉悦感。现在自己读“上了年纪”的经典作品,还是更习惯纸质书,对那些可买可不买的“鸡肋书”或茶余饭后的“快餐书”,多是选择用手机或阅读器快读。总的来说,还是看纸质书更多一些,占到80%以上。

  

  悦读:平时喜欢读哪些类型的书?

  陈达:人的阅读旨趣大抵源自于性格、教育和经历,深植于心脉和性灵,如果人生没有大起大落,大概阅读兴趣也难有遽变。上大学时,我的偶像是马克斯·韦伯,他有两篇很出名的演讲,叫《以政治为业》和《以学术为业》,对我影响很深,至今不变。

  我的阅读兴趣大抵沿着这两个路数,一是对一些古典政治哲学很感兴趣,他们研究的东西很边缘,与现实生活的鸡毛蒜皮脱节,看似“无用”,但很有营养。二是对现实政治很感兴趣,一些关于国家转型、社会结构变迁的书也让我很着迷,比如亨廷顿的《变革社会中的政治秩序》,波兰尼的《大转型》等,社会转速太快,国家有转型的焦虑,个人有迷失的苦恼,这些书或者可以给我一些解释的“慰藉”。工作之后,业务书和闲书逐渐“满厨”,变成功利性和娱乐性双相绞杀,阅读深度大大下降。

  

  悦读:有过难忘的阅读记忆吗?

  陈达:曾经有一段很难忘的读书经历,那是在大二时,自己陷入了一段热恋,当时在重庆,酷热,溽闷,人心似火。暑假我躲在学校图书馆里,疯狂地翻遍了每一本诗集,从《紫罗兰的灵魂》《荒原》《天上的鼓手》《新月集》,到《恶之花》《神曲》《圣经》,我无从辨别,囫囵吞咽。自己从莎翁的十四行诗和海子的诗里精心筛选出一句句炽热滚烫的诗句,感觉那些久远的前辈,死去的,老去的,在世的,他们的一行行诗句就像飞鹿,像疾鸟,像奔腾的骏马,像一根根荡人心魂的琴弦。自己甚至可以大段大段地背下海子的《日记》和《我请求:雨》,一遍遍誊写,遥寄远方。这种阅读记忆已随感情而逝,不复再来。

  

  悦读:这个酷夏,你正在读哪些书?

  陈达:暑假虽热,但最近给自己买的都不是“降暑”的书。之前在学校的时候听过翟学伟老师的一次演讲,很是震撼,于是前几天入手了翟老师的《中国人的脸面观》《中国人的关系原理》和《人情、面子与权力的再生产》,这些书看名字都好像有点厚黑学和关系学的味道,其实不然,它们都是很严肃的学术书,是关注中国现实社会学的极佳读物。另外就是《哲学的邀请》和《政治学通识》,前者是萨瓦特尔著名的“邀请”系列之一,虽没有《经济学的邀请》写得好,但寥寥数语大刀阔斧,跟杜兰特夫妇薄薄的《历史的教训》有异曲同工之妙。后者是包刚升博士的一本新著,包刚升是国内为数不多有个人见地的年轻政治学者,与一般的“拿来主义”、“翻译主义”学者不同,包刚升关注了很多民主崩溃的政治学,算是在浩浩荡荡的民主大潮中一根逆流稻草,有自己的学术坚守。另外就是重读了松本清张的几本小说,《点与线》《零的焦点》和《砂器》,他是社会派推理的翘楚,如果你不是纯粹偏爱推理这种“技术问题”,而是对社会问题颇为关切的话,那松本清张这几本书肯定是不可多得的“消暑”良品。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第A1版:要闻
   第A2版:要 闻
   第A3版:专 版
   第A4版:社 会
   第B1版:地方新闻
   第B2版:洪泽湖
   第B3版:淮安供电
   第B4版:悦读
   第C1版:淮安新闻
   第C2版:新闻·综合
   第C3版:教育在线
   第C4版:新闻·综合
阅读如“器” 陈达(80后,公务员,现居淮安)
遇见最真实的自己 张启晨(90后,独立撰稿人,淮安人)
“大开脑洞”的阅读体验 齐橙(23岁,同济大学德语系本科应届毕业生,曾就读于淮阴中学)
西瓜与西瓜籽 启伟(27岁,地产企划,现居淮安)
报纸名称 悦读 B4 阅读如“器” 陈达(80后,公务员,现居淮安) 2016-8-3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