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B2版:洪泽湖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2016年8月31日 星期
3 上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汤圆下挂面
 

  上世纪七十年代初的一个元宵节前夕,一场大雪不期而至,将苏北平原掩盖得严严实实。凌晨,我从省城南京乘头班车赶往洪泽。因大雪,农村公交车停运,我只好步行四十五里赶往白马湖西的岔河公社。那时我在一个“联办初中”任代课老师。正月十六开学,正月十五开教职工大会,我必须提前赶到。

  经过四个多小时的跋涉,傍晚时分终于赶到学校。学校坐落在白马湖西三四个生产大队的交界处,被河沟、农田及乱葬岗包围着。此时,被大雪覆盖的旷野,只见几排平房在光秃秃的大树包围下,孤零零地卧着。学校三面挖有壕沟,只有西北角的一条大圩与外界沟通。大圩名叫“同心圩”,只住一户人家,是学校唯一的邻居。这户人家很贫困,人口多,劳力少。每年两个大人苦的工分,不够支付全家七八口的口粮款。春荒时节,都靠借贷购买粮管所的返销粮度日。寒假前一个上冻天,我亲见他家小女儿赤着脚,在我宿舍前踢着冰块,逗小黑狗玩。双脚冻得又红又肿,我问她为什么不穿鞋,她吸了一下淌出来的鼻涕,歪头冲我笑笑,没吱声。

  路过这家门口时,小黑狗冲我友好地叫两声,摇着尾巴迎了过来。女主人正从草垛上扯稻草,忙打招呼:“丁先生元宵节还没过,就回来了?晚上到我家吃饭!”我忙摇摇手:“谢谢大嫂!不麻烦了。”大嫂说:“学校没开学,食堂不开伙,你就不要见外了!”我摆手向学校走去。

  打开宿舍门,一股寒气从北边总也关不严实的窗框迎面刺来。我放下行李,开始扫地、掸尘。又去办公室扫地。因返宁前一天我在集市买了几只公鸡、母鸡,准备第二天带回南京家中。因怕“半夜鸡叫”,扰我好梦,暂放在办公室过夜。岂料半夜被盗!鸡虽不在,鸡屎尚存。明天教职工都来开会,今晚必须扫干净。

  忙得冒汗,小黑狗欢快地窜进办公室。邻居大嫂来请:“丁先生忙完啦?去我家吃饭吧!”我依然推脱。大嫂嗔怪道:“难不成丁先生瞧不起我们农村人?”我忙说:“哪里?我现在也是农村户口了,怎么会?”大嫂说:“那就去我家!”不由分说,大嫂帮我倒掉垃圾,又用水擦干净十几张办公桌椅,拉我去了她家。

  只见一股白色的雾气从她家门洞里飘了出来。房檐口稻草上的冰凌,被热气一烘慢慢化成水,滴下来,在稀泥地上砸出一个个小窝。进了家门,顿感暖意洋溢。我将一条从家里带来,原准备当作晚餐的糯米云片糕,及一双旧的小球鞋送给大嫂家。球鞋是我小侄女穿不下了,我特意讨来,准备送给她家小女儿的。大嫂很开心。小女孩立马从火盆边跳起来,踢掉“茅窝子”,抢过鞋往脚上套。大嫂打了女儿一下:“去!洗干净脚再穿。”小女孩做了个鬼脸跑开去了。

  晚饭分两种:大嫂给我端来一大海碗热气腾腾的“汤圆下挂面”。汤圆漂在细面条上,青菜点缀其间。光看着就赏心悦目。我从前过年在家吃元宵,都是蘸着白糖吃。从没吃过咸挂面青菜汤里下元宵。细想这也是那个年头被逼出来的办法:农村户口不供应白糖、红糖。糯米、挂面也来之不易,生产队因糯稻产量低,种得少,过年每家只能分十来斤。挂面是在集市用小麦换的。难怪大嫂一家晚餐只吃胡萝卜稀饭。我要把汤圆夹给两个小孩时,她竭力阻止:“明天是元宵节,她们有的吃。你们知青背井离乡,到苏北来插队,元宵节都不能在父母身边过,怪可怜的!今天提前给你过个元宵节。”

  一席话让人心里暖暖的。饭罢,我踏雪离开。小黑狗摇着尾巴送我到宿舍门口才离去。我抬头仰望冷月。月光与积雪相映,使夜空亮了许多,让我这个迷茫的知青心头一阵敞亮。

  去年秋天,南京知青集体返回生产大队,看望当年插队时的父老乡亲。午饭后,大家分头去生产队寻故觅旧。我特地抽空跑到学校旧址去寻找当年的邻居,岂知学校已撤销,片瓦不存。“同心圩”依旧在,可圩上空空荡荡,无一间房屋了。

  汤圆下挂面 ■ 丁鸿慈(退休干部)

3 上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第A1版:要闻
   第A2版:要 闻
   第A3版:专 版
   第A4版:社 会
   第B1版:地方新闻
   第B2版:洪泽湖
   第B3版:淮安供电
   第B4版:悦读
   第C1版:淮安新闻
   第C2版:新闻·综合
   第C3版:教育在线
   第C4版:新闻·综合
母亲的话
张长鱼
李老好
汤圆下挂面
报纸名称 洪泽湖 B2 汤圆下挂面 2016-8-3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