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B2版:洪泽湖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2016年8月31日 星期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李老好
 

  李老好 ■ 方孝国(教师)

  按此地乡风,老辈在,子孙就不敢称老,否则,便是欺祖。外人若是这般称呼谁,大多会招来白眼,再忿忿地丢下一句“骂人么!”。当然,也未必,我那大老表啊,人称“老李”“李老好”,我舅在世时,大家伙就一直这么称呼他,多少年了。

  “叫啥无所谓……”老李总是一副笑嘻嘻的模样。

  老李和我是嫡亲老表,姑生舅养。有时我也顺着大伙叫他老李,一是眼下我舅已过世,二是他已五十有二,三是乡里乡亲对他如此惯称。我这么称呼他,那是七分敬重,外加三分调侃,亲老表么。

  打我记事起,就没见老表家宽裕过,粗茶淡饭,家里地里,风里雨里,早早晚晚,日复一日……就这般光景。大半辈子人了,愣没见他跟谁急过眼,哪怕跟自己闹点别扭呢。可邻里间要是有点儿事,他是不叫自到,非要说出个道道来,大伙也乐意他给个评判,他的话就是个准。他两口子都这样,热心着呢。

  老李、老李的媳妇,两人身高分量加起来抵不上一个大点儿个头的,就这么两人,就靠“小雨山”上那几亩坡地,硬是扛起一家人的营生。

  老李抽烟,可不讲究,有烟就行。他抽烟不说抽,说吃,吃烟。就这“吃”字,足见得他对烟的那份感情了。劳作累了,田埂一坐,点上一根,啪嗒啪嗒,疲乏便随烟雾腾起,散去……

  早先,老李养头牛,后来买了台“十二匹”,农忙时哪家缺着了,央一声,一准放在心上。

  其实,老李祖上也是有钱人。刚解放那会儿,因为先辈的缘故被划为“地主”成分,成了“专政”对象,可人家老李一家的为人,虽也被批过,却没被斗过。批也就是走走场子,做做样子罢了,就连远近最难缠的朱三胖子也没说出老李家个“不”字来。

  老李家本是迁移户,祖籍泗阳曹嘴,1956年响应政府号召举家迁到“三河南”(当时当地人的习惯说法,即三河闸以南)的盱眙大雨山,到老李领门头过日子当是第三代了。无论是故去的先辈,还是现在的老李,秉承的家风依旧是“与人为善,和气生活”。

  “人家有的那是人家的,咱不眼红。自己有的要珍惜,咱不守财。”“咱家就这么大个盘子,日子算着过。”“实在缺着了向人家借,到时想天法子还人家,人家过日子也不易。”老祖母在世时,时不时这样告诫儿孙。可别人家要是缺着点什么,向老李开口,只要家里有,那是有求必应。

  早些年,一到农闲,或是雨天,老李家就成了“俱乐部”,男女老少,坐着的,站着的,蹲着的……说笑声传出老远。大舅在世时会讲“评词子”(大鼓书),重重的泗阳腔,老辈说听了不想“家”。吃饭时,近的散去,再端着碗回来,远的一锅捞,一家人似的,不讲究。

  老李一般不喝酒,偶尔上上嘴那就是不小的“面子”了。前年大女儿考上大学,临行前,亲亲友友来贺喜,那天,老李喝多了,着实喝了有五杯酒,醉了,不说一句话,只是笑,别人将他扶上床,他还是笑,嘴里咕咕哝哝的……

  老李就这么个人,一辈子了,厚道,好处。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第A1版:要闻
   第A2版:要 闻
   第A3版:专 版
   第A4版:社 会
   第B1版:地方新闻
   第B2版:洪泽湖
   第B3版:淮安供电
   第B4版:悦读
   第C1版:淮安新闻
   第C2版:新闻·综合
   第C3版:教育在线
   第C4版:新闻·综合
母亲的话
张长鱼
李老好
汤圆下挂面
报纸名称 洪泽湖 B2 李老好 2016-8-3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