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版:缘文化

追忆李春碧老师

■晓 东

四月下旬我曾三次打电话给李春碧老师,可始终无人接听。我心中纳闷,平常只要一打电话,他都会立马接电话。“难道是他生病了?”这是我最初的疑问。6月6号,我在图书馆见到胡女士,当我提及李春碧老师时,她说李老师已在4月16号走了。听此噩耗,我心里一阵酸楚,恍惚间走出图书馆,一路上,脑中满是李老师的身影。

知道李老师的大名是从报刊发表他的文章开始的。起初我以为是女性,直到有一次到县广播电台,从播音员那儿得知其是在教育局工作的男性公务员。2001年在一次县举办的征文颁奖会上,我们终于见面相识。经过交谈,原来他从师范毕业后就开始了教师生涯,直至升任县教育局成教办主任。我还了解到,他在中学时期就钟爱文学,正是这种爱好,伴随了他的一生。几十年来,他笔耕不止,以渊博学识,写就了数千篇文稿,在国家、省、市、县级报刊发表,获奖无数,其中《试论乡镇成人教育中心学校的性质作用和发展趋势》等三篇论文获省市二等奖,散文《老牛》获全国超短文学创作优秀奖。

自此以后,我关注并留意起李老师。他写的文章,大多短小精悍,既有浓厚乡土特色,又有情文并茂行云流水隽秀之美。1997年李老师退休后,仍然坚持看书和写作。他说,这不是为了名和利,而是多年来养成的一种习惯、一种精神生活的乐趣。

图书馆电子阅览室于2018年开放,李老师最早报名参加电脑学习,他如饥似渴地学习,为他日后写作打字和发稿,打下了良好的基础。2020年的一天,在图书馆遇见李老师,他手提着装着文稿和学习资料的手提袋,准备到电子阅览室,进室刷卡,坐在电脑桌前,他一边娴熟操作,一边告诉我电脑的好多用处,几分钟时间,他将已写好的文章,轻击键盘,很快发出去了。他嘿嘿一笑,“这东西到底比我们过去寄信方便多了,又快又省时。”

在每次与李老师交谈中,大多都是围绕写作的体会和感想。他说过,写文章贵在真,特别是结尾处,首尾贯穿,最体现作者驾驭文字和高度凝练之水准。读他的文章,既是学习又是一种享受。

去年12月中旬,我打电话问候李老师,他说等一会我们图书馆见。在见面的那一刻,我发现他咳嗽不止,他说老毛病了,吃点药就好了(其实那时李老师旧病复发,这是后来我与其女儿交谈得知这一情况的)。他这样对我说:“唯有读书、写作,才是我人生的最大乐趣。人到老年,不求‘书中自有黄金屋,只求读书添乐心不老!’”不承想,这番话竟成了李老师留给我的最后遗言。时隔四个多月,他就离开了人世……

2022-06-24 2 2 淮海晚报 content_186301.html 1 3 追忆李春碧老师 /enpproper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