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A07版:乡土

金湖的圩

■王作礼

水乡金湖,水来土挡,筑圩御洪,由来已久。1194年黄河夺淮,1566年淮水开始入境。从此,金湖地区沦为泽国,成为洪水走廊。400多年来,洪灾屡屡发生。人们为了保护自己的家园,三五家、十来户、几十户,或以家族,或以群居,自发组织修筑圩堤,圩区面积或大或小,几十亩、几百亩甚至上千亩都有。圩名大都以姓氏为名,如夹沟陈家圩、白马湖郑家圩等。也有以地名为名,如金沟马狼沟圩、金北六房圩等。有的敬重个人善意捐款建造的,如唐港德兴圩。有的寓意形状的,如闵桥磨盘圩、横桥鸭蛋圩、塔集葫芦圩等。还有的表示灾难和贫穷的,如卞塘报伤鼓圩、横桥乱基圩、吕良讨饭圩等,每一个圩名都有一段故事,也深藏着一部血泪史。

直至全国解放初期,金湖境内共有圩堤391座,其中高邮湖周边多达192座,仅原横桥乡境内就有92座。一座座圩堤,弯弯曲曲;一条条弧线,长短不一。圩靠圩、圩连圩、圩外圩、圩套圩,圩身瘦弱单薄,经不起风浪冲刷,且各自为政,稍遇大洪,大都决口成灾,唇亡齿寒,甚至全线崩溃。1938年洪灾,生命线成了死亡线,境内746人当即葬身鱼腹、饿死病死1556人,逃荒要饭离境外出60400人,千家万户倾家荡产。因水而灾,因水而贫,金湖人抹不去的记忆。

1951年,金湖老百姓连圩并圩,加固圩堤。到1954年,逐步形成了淮南、淮北两大防洪体系,三河以北建成了“五乡联圩”“六联圩”,三河以南至宝应湖南岸、高邮湖沿线筑成了淮南圩,全境防御外洪小圩联并成22个圩口,缩短了防洪战线,提高了抗洪能力。1956年挑筑白马湖隔堤,实现白马湖、宝应湖分治,白马湖不再蓄滞淮水,白马湖周边圩堤也不再受淮河洪水的威胁。上世纪六十年代初,建县伊始,县人委提出“高筑圩、深挖沟、架机泵”的治水方略,突出筑圩防洪,同时做好降渍、蓄水、排涝、灌溉等水利工程。从那时起,全县人民靠“一副肩膀两只手,肩挑人抬大锹挖”,每年做土方600万立方米以上,坚持不懈,提高圩堤防洪能力。

1969年,淮河入江改道工程实施,淮河入江从绕道宝应湖,改道从黎城东侧直下高邮湖,兴筑三河拦河坝挡住了淮河洪水不再注入宝应湖,大汕子隔堤又防止高邮湖水反流宝应湖,使宝应湖成为内湖,湖面退缩,滩地变绿洲,宝应湖周边圩堤从此摆脱了淮河洪水的侵袭。

淮河入江改道工程,建成了包括行洪道两岸和高邮湖大堤115公里高标准的防洪大堤,同时筑堤把伸进陆地的三大湖湾(叶家渡、小胡子、夹沟荡)变成了良田,迎水面还增加了块石或混凝土护坡,“小圩变大圩,弯圩变直圩,土圩变石圩”,不仅缩短了防洪战线,而且大大提高了防洪能力,淮河入江水道堤防犹如一道水上长城,雄伟壮观、巍然屹立,建成50多年来,没有发生过一次溃堤险情。

现在地处高邮湖沿线仅有5座圩堤,总长30多公里,与入江水道大堤唇齿相依,即横桥联圩、陈家圩、墩塘圩、南望圩和三车圩,这些圩堤的抗洪标准都以抗御高邮湖8.5米水位、8级风浪的要求加固并增做块石护坡。这些圩区不仅防洪有保障,而且以生态好、气象新的滨湖优势,建成了旅游风景区,横桥联圩万亩荷花荡成为国家级水利风景区,水漾年华集科技与实景相结合,全省唯一。墩塘圩外马草滩水天一色、落霞孤鹜,冲浪、沙滩车让年轻人流连忘返。

2020-11-22 ■王作礼 2 2 淮海晚报 content_127811.html 1 3 金湖的圩 /enpproper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