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A02版:淮安风情

将军旧地忆战史

——纪念淮阴城第一次解放75周年

■顾树青 文/图

1990年11月13日,时序已进入初冬,天空仍显出柔和的蔚蓝色,气温好像春天一样的暖和。上午9时许,战功赫赫、威名远扬的解放军上将、全国政协副主席洪学智,在江苏省政协主席孙颔和淮阴市市长姜立宽的陪同下,健步跨进了苏皖边区政府旧址纪念馆的大门。

洪学智上将对淮阴这个地方并不陌生,1945年9月6日,第一次解放淮阴城的战役就是他指挥的(当时师长黄克诚率领7旅、8旅在淮南津浦路西阻击国民党桂系军队东犯)。1945年8月下旬,他任新四军3师参谋长,与10旅旅长刘震带领四个团的人马,屯兵城外,围困了拥有万人兵力的伪军28师。经过近10天的较量,敌军伤亡1700余人,被俘8300多人,敌酋潘干臣当场被击毙,缴获枪支6000余支、火炮7门、掷弹筒63个及汽车18辆、汽艇4艘、马102匹等大批军用物资。陷入敌掌6年7个月之久的淮阴古城,重新回到人民的怀抱。

45个年头过去了,诸多如烟往事飘散了,但是,将军对淮阴,对革命老区人民的思念,却久萦心间。今日,旧地重游,感慨万千。

在展览厅,他顺着讲解员的解说次序,看了一幅幅非常熟悉的历史图片和实物。在解放淮阴城的那组图片前,将军脸上露出了笑容,很自然地驻了足,边识别边指出图片上同志的姓名。讲解员指着存放在展柜里的历史文献和锦旗,告诉洪老,这里有您当年签发的军令和授予3师10旅28团“清江部队”光荣称号的锦旗。

这件事,引起了将军对往事的回忆。他虽然年逾七十,但是记忆力惊人,详尽地向陪同人员和在场观众,讲起了当年解放淮阴城战斗的经过。他说:抗日战争期间,淮阴这座历史古城由日本伪军28师驻守。抗战胜利后,受国民党加委,摇身一变,编为国民革命军第6军28师。敌酋潘干臣,他有正规军3个团,约7000多人,还有“淮阴保安团”“淮阴常备旅”等反动组织2000余人,敌人总兵力有万人。为了加强防御,城墙上面修筑了大量的工事,城的四周和城门上面筑有炮楼,城内主要路口筑有地堡,护城河(即环城河)与城墙之间设有鹿砦、铁丝网,城的外围拼凑了来至乡镇的反动武装,构筑了许多炮楼据点,形成了纵横10余里的城垣防御体系。

洪老回忆到这里,停顿了片刻,接着他边走边轻声慢语地说:攻打淮阴城这一仗是有把握胜的,但要完成任务也是极其艰巨的。因为,抗战以来我们大量采用的是游击战和运动战。对于攻打县城以上的坚固设防战役,这还是第一次,部队缺少作战经验。陪同的孙颔主席插话,这一仗事关重要。洪老继续讲,针对敌人的防御情况,我和刘震等同志研究决定,战役分两步走,先快速扫清外围敌人步步逼近;然后将城包围,选好突破口,分割歼灭城内之敌。从8月28日至31日,仅用了4天时间,城外围的杨庄、码头、王营等地敌人大小据点30多个全部扫除。担任打援的淮安、涟水独立团,还胜利地消灭了板闸的敌人,切断了淮安守敌的增援通道。接着,我军兵临城下,4个团主力部队在城周围扎营,紧紧地将城包围,使敌人陷于孤城之中。此外,还有地方部队两个团,他们在“淮阴反攻委员会”领导下,和从四面八方浩浩荡荡奔来的有五万多民众组成的担架队、运输队、工程队,形成了人民战争的海洋。师部指挥所就设在东门外,离城约两华里地的一座小楼里。

在攻城准备就序的时候,我们向敌人发起强大的政治攻势,围城各部队利用船桅杆装上滑轮,在沿河的城墙外面升起了巨幅活动标语牌,上面写着:“潘干臣放下武器,回到人民怀抱”“不要再为潘干臣卖命”等对敌军宣传标语,像拉洋片,一幅一幅展现在城垛上敌人的面前。城四周各式土洋喇叭进行的阵地喊话此起彼落,劝说敌人缴械投降,保证生命安全。然而,潘干臣非但没有投诚之意,反而凭借着宽宽的护城河、高高的城墙、密布的防御工事,狂吠着什么“淮阴城固若金汤,新四军就是长出三头六臂也休想飞进城来”。潘干臣嚣张顽固的姿态,更激起我军广大指战员的无比义愤。当时,请战书、决心书,雪片似地飞向各级指挥员面前。“打开淮阴城,活捉潘干臣,为人民除害”的誓言震荡在广大指战员的心里。

总攻前夕,为了给潘干臣悔悟的机会,我军选派了一个与潘干臣有关系的县长,给他送去一封信,向他讲明形势,如果继续与新四军为敌,与人民为敌,不会有什么前途和出路。我们要他起义,起义后给他一个师的名义,编为新四军的一个独立师。而且,限他时间,不起义就攻城。

这个送信的县长与潘干臣是结拜兄弟,去了以后潘热情接待他,但对起义的事,避而不答。我们得知潘干臣的态度后,抓紧攻城准备,决心狠狠地揍他。

这时,馆里工作人员担心洪老站累了,特地拿来一张藤椅请他坐下来讲,被谢绝了,仍继续放开那带有河南口音的嗓门(洪老家乡安徽金寨县原属河南)往下讲:攻打淮阴这一仗一定要取胜,从战略上要藐视敌人,但在战术上必须重视它。根据地形和敌人兵力的部署情况,我们选择东门为主攻方向,因城外花街房屋较多,便于隐蔽,南门、西门城外地势开阔,城内守军较强,北门紧靠运河,攻打较难,城东南角和东北角各有一些建筑物可以利用,确定突破口放在这里。干部、战士、民工为了消灭东门北侧敌人炮楼,近80名战士和支前民工隐蔽奋战两昼夜,挖出一条50多米长的地道,通到敌人炮楼底下,将一口装着近500斤重的黄黑两色炸药的大棺材,悄悄地送到炮楼下面。当时,炸药缺乏,就从敌人扔下来没有爆炸的20几颗炸弹里,把炸药扒出来,一部分装到棺材里,一部分制成近百枚迫击炮弹,淮阴城墙8米高,准备轰炸城墙垛用。此外,还赶制长梯数百张,便于部队爬上城头扫除障碍。

决定9月6日为总攻的日期。这天一早下着蒙蒙细雨,具体攻打时间定在下午2时,以爆破声为号。这个时机的选择,与我军惯用的夜晚作战是一反往常,叫敌人意想不到我们会在白天收拾他们。

2时整,“轰隆隆”一声巨响,震撼全城。主攻东门的10旅28团在城东北角重量爆破成功了。敌人的炮楼被炸得飞上了天,城墙炸开的缺口有7米多宽,守敌一个连人,有的被炸得埋在城墙下面,有的被震昏了,丧失了战斗力,为我军顺利突破创造了极为有利的条件。我们从望远镜里看到,28团的一个班长叫曾家良和其他同志,在滚滚浓烟中,顺着云梯,冲向城头,把第一面鲜艳的红旗插在东门城头上,迎风飘扬。

此时,各路突击队、投弹手、爆破手,个个龙腾虎跃,冲锋向前。第一个打进城内的是28团2营4连,全体战士在连长张昌义的带领下,用手榴弹和机枪,扫除前面的敌群,他们冒着周围的枪林弹雨,不顾一切直插水门后街,向西冲杀。在一位熟悉敌人内情的理发工人引领下,取捷径直捣敌指挥部。此时,其他几个连队也陆续赶到,把机枪架在指挥部门口。连长张昌义带领战士冲入指挥部屋里,只见一个肥头大耳的家伙正对着电话骂对方“笨蛋”,叫嚷“坚决顶住”。理发工人一眼就认出了他就是潘干臣。张昌义厉声喝道:“潘干臣,举起手来!”潘干臣丢下电话机,一边说“我投降,但我要见黄师长”,一边把手伸进口袋摸枪。张昌义眼疾手快,一枪把潘干臣当场击毙,并厉声骂道:“狡猾的家伙,还要见黄师长,就在这里见鬼吧!”

就在同一时刻,在敌师指挥部的另一间房里,4连副连长刘子林一把抓住敌师参谋长刘绍坤,喝令他:“打电话,命令各团投降!”刘绍坤颤抖抖地拿起话机:“师长命令,停止抵抗。”

此外,部队还抓住了9个伪县长,都是周围各县躲在这里的。有一个伪团长,藏在夹板墙里,战士并不知道墙壁里有人,只是喊:“你出不出来,不出来就开枪了。”那个傢伙吓坏了,连声喊:“我出来,我出来。”就这样,又抓了一个伪团长。

此刻,洪老高兴地说,解放淮阴城的战斗,只用了一个半小时就全部解决问题。这是我们部队从游击战转入攻坚战的第一个战役,打得很好。陈毅军长在中央开会,知道淮阴解放,特从延安发来嘉奖电:“淮阴之战,赖我指战员奋勇用命,于短促时间内突入敌伪坚固城防。击毙敌酋,解放淮阴城,为使我苏北、苏中、淮南、淮北打成一片,创造了条件,殊堪嘉奖。仍希望继续扩大战果,并给负伤指战员致慰问。”

洪老回忆到这里,叙述的声音突然放低了说,当然,在解放淮阴时,我军也付出了代价,伤亡180多人,特务团三营营长宋传海、副营长张培英等都是在攻打南门时牺牲的。死去的烈士,永远值得我们怀念!

(本文作者时任苏皖边区政府旧址纪念馆馆长)

2020-11-22 ——纪念淮阴城第一次解放75周年 2 2 淮海晚报 content_127778.html 1 3 将军旧地忆战史 /enpproper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