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版:婚姻家庭

陪母亲数九

母亲住在乡下,自己种点蔬菜、瓜果,养养鸡、鸭,日子倒也过得自在。

前几年,母亲生了一场大病,痊愈后留下了后遗症,每到冬天就咳嗽得厉害。我请人在老家隔了一间小屋,安了铁炉,专门用作母亲烤火取暖用。一到冬天,屋檐下就被我码满整整齐齐的劈柴,够母亲过冬用的。但是,母亲总是舍不得,说费柴火,实在太冷了才去烧一把。我们回家少,总是在电话里反复嘱咐母亲不要省柴儿。母亲爽快地答应着,但我知道她肯定还是舍不得烧。

去年冬至那天,我和妻子回了一趟老家,帮母亲煮了一锅热气腾腾的饺子。母亲喜出望外,忙进忙出,特别把那铁炉烧得旺旺的,小屋里如春天般温暖。母亲自己舍不得烧柴,对我们倒是大方得很。晚饭后,我们一家人围着火炉聊天,温馨而美好。“妈,从今天开始进九了,您教我们《数九歌》呗。”妻子在给母亲洗头,我央求着母亲。母亲低着头清了清嗓子,说:“一九二九不出手,三九四九冰上走,五九六九沿河看柳,七九河开,八九燕来。九九加一九,犁牛遍地走……”母亲小声唱着,这些熟悉的民谣勾起了我儿时的回忆。

我小时候喜欢赖床,特别是三九天不愿早起。母亲总是鼓励着我说,冬天数着过就不冷了。我好奇地问母亲怎么数冬天,母亲就教我《数九歌》,从一九二九数到三九四九,当数到五九六九时就差不多过年了。所以,我那时候倒没觉得冬天难熬,数着数着就过去了。我常常问母亲进几九了,母亲总是笑着说快到几九了,再过几多天就过年的话。我满怀期待,因为过年了,春天就到了。

“小时候您陪我们数九,现在您年纪大了,我们也陪你数九吧。”我朝母亲一笑。“好啊好啊,我巴不得呢!”母亲高兴得像个孩子:“家里劈柴多的是,烧起炉子来暖和着呢。”自此,每个周末我都要回家,陪着母亲数九,从“不出手”到“冰上走”,接着是后来的“沿河看柳”,也就快过年了。每次回家,我把炉子总是烧得旺旺的,小屋里暖烘烘的,让母亲过个不冷的冬天。母亲整天乐呵呵的,眼角含着笑,咳嗽的老毛病也好了很多。

陪母亲数九,是一段幸福美满的时光,无论多么冷的冬天也不觉得冷。 

■赵自力

2019-02-12 2 2 淮海晚报 content_30620.html 1 3 陪母亲数九 /enpproper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