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A08版:洪泽湖

环滁皆山也 □ 郭宏冰

环滁皆山也。

我不是一定要去滁州,女儿泠然也不懂滁州。

比如这个“滁”字,直到今天,泠然依旧读错。

去滁州前,泠然不知道琅琊山上有个醉翁亭,自然也不认识欧阳修。更没有背过韦应物的诗:“独怜幽草涧边生,上有黄鹂深树鸣。春潮带雨晚来急,野渡无人舟自横。”这首《滁州西涧》,乃作者任滁州刺史时所作。

坐上动车,过了南京,只一会儿,就到了滁州。

滁州离我们太近了,近得我刚想要靠近它,它便出现在了我们眼前。坐上公交车,晃晃悠悠地到定好的酒店,路上遇到好几个雅致的站台名,至今记得的,是一个叫“荷章”的小站。

第二天的琅琊行暂且不表,只说初到滁州的那个夜晚。我们一家三口吃过饭,悠闲地在大街上闲逛。在这之前,我们去了市区内的一个大型商场,给爸爸选了一双皮鞋,给泠然买了一件冲锋衣。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要领着他们在此地买衣服,有种安居乐业过日子的小情调。可能是刚刚,走在商场门前,看到各式各样的电瓶车,一排排簇拥在商场门口,让我想到了很多年前,初到江南时,经常光顾的那个购物商场。也是这样,门前排满了电瓶车,年轻的我坐在商场台阶前等年轻的先生吃饭,之后就是买生活用品,然后回家。人海苍茫,岁月消声,唯有最质朴的生活留下了深刻的印记。

泠然穿着崭新的冲锋衣,走在白露初生的深秋里;爸爸踩着新买的皮鞋,追着泠然的脚步;我拎着一件旧衣服、一双旧鞋子,心里想着滁州,滁州,就有了从容和感动。我经常用笔记录我们去过的地方,却很少描绘大山大河的壮丽景象。对我而言,巍巍山岗也因一株小草而多情,滔滔大河也为一粒小石而柔软。我喜欢细枝末节处流淌的深情,比如,我们仨走在滁州的月色里,月是纤弱的,人间的烟火也是纤弱的,掌了灯的,掩上门的,他人的风景,何尝不是我们的生活。

走着跳着的泠然突然停下来问了一个问题:

爸爸,我们是不是去了很多带“州”字的地方。常州,扬州,杭州,苏州,滁州——

她一根一根地掰弄着指头,做出思考的模样。

爸爸被她的问题逗笑了。

当然,我们还要去很多带“州”的地方,比如凉州,幽州,荆州,兖州,徐州……

那我们什么时候能把所有带“州”的地方走遍啊!泠然继续天真地发问。

哈哈哈。爸爸爽朗地笑着,我一下子就能捕获这笑声里的宠溺和赞许。

泠然,我们的神州大地,又称为汉地九州,你知道这九州是哪九州吗?有这样的想法很好,但是想要到达,先要了解。你还是好好读几年书吧!

听爸爸这样说,泠然眨了眨眼睛,似乎明白了什么。

泠然会不会在以后的夜晚里遗失滁州的这个夜晚呢,我不得而知。但我相信她总有一天会遇见李商隐的“巴山夜雨”,遇见苏轼的“积水空明”,遇见陆游的“铁马冰河”,也会遇见欧阳修的《醉翁亭记》,遇见韦应物的《滁州西涧》,但愿那时,她能想起滁州,而不会把它读错。

“读万卷书,行万里路”,我们且行且止,行的路上收获,止的时候读书。泠然想要把所有带“州”的地方走遍,而我曾赠予她爸爸一枚闲章——“青山淡吾”,那是来自韦应物的一句诗:“杨柳三和风,青山淡吾虑”。

滁州,我的泠然收获了“行”,而我收获了月色和停留。

2020-04-10 1 1 淮安日报 content_98149.html 1 3 环滁皆山也 □ 郭宏冰 /enpproper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