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A08版:洪泽湖

松花酿酒如花开□ 孙晓敏

这个冬天不算冷,连续的雾天,清晨阳台的窗户一片湿淋淋的水汽,等到太阳升起,也便化了。不管阴晴圆缺,又一个春节的脚步终归是渐行渐近,年恰如一行省略号,暂停一切的喧嚣忙碌,自觉或不自觉地回望曾经的日子。博尔赫斯说,时间有两种,与你在一起的时间和与你分离的时间。

年末,读友人致亡父的文章,一遍又一遍,眼眶湿润了一回又一回。父亲早逝,是我最遗憾的事。即便多年过去,我遇到特别高兴或特别沮丧的事,依然第一个会想起他,在天边,在心里,他知晓我的任何事,给我温暖和力量。

春节前夕,一件最重要的事情莫过于回老家祭拜亲人。以前是父亲,几年前多了奶奶。常常是黄昏,踏着熟悉的泥土路,小河冰封,麦苗青青,掉光了叶子的大杨树静静肃立,远处的村庄像一位沉默的老人。我认得,那几棵陪伴童年时光的大树,不知道大树还认不认得我。一直走,一直走,密林深处,有我想念的人。一杯薄酒,一缕青烟,遥远的你们是我最深切的爱与思念。

这一年分别在秋天和冬天,送别两位老阿姨,是我妈妈相处了一辈子的老同事,也是我的老师,一位教过我音乐,一位教过我数学。教我音乐的那位老阿姨,猝然离开人世,很晚才知道消息,我陪着妈妈连夜赶往殡仪馆。幽静漆黑的夜,三两点星光,听得到秋虫唧唧。在偌大的殡仪馆,丝毫不觉得害怕,只有满怀的悲伤。扶着妈妈,向老阿姨作最后的告别。轻轻整理一下妈妈的衣领,我的心里涌起无尽的感恩与慰藉。

人到中年,少时期待的,已置身其中,对未来的希冀已经缩小到不能再缩小,不过四个字:健康平安。人生上半场追求成功,人生下半场要学会承担。每个人的生活都是甘苦自知,酸甜尝尽。过年了,总要除旧布新一番,几个房子一一清扫。这些年,住的最久的是离孩子学校最近的老房子。其它的,偶尔去看看,站在空荡荡的客厅里,遐想搬进来的情景,我要在阳台上种满绿植,我要顶天立地的大书柜,我要弄个专门练瑜伽的角落……

新年九月,孩子将升入高三。给孩子的房间添置了一套她喜欢的书桌椅,重新整理一下学习的书和阅读的书。将粉色的床品和崭新的鹅绒被铺好,台灯散发着明亮的光。再辛苦的日子也要有不间断的小小的快乐。爱读书,爱动漫,爱小动物,爱一切美好事物的小姑娘,正一步步成长,笃定而坚实。

红红的灯笼挂起来,喜庆的福字贴起来,吉祥的春联飘起来。一年又一年,岁月更迭,不变的是祝福与希望。人总是要活在希望里,不然怎么去生活呢。松花酿酒,春水煎茶。故人应在千山外,不信梅花远寄来。如今若许闲乘月,松花酿酒如花开。一切都好,且问君安。

2020-04-10 1 1 淮安日报 content_98147.html 1 3 松花酿酒如花开□ 孙晓敏 /enpproper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