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B02版:文化周刊

炫公

深秋,北京。

淮安周恩来纪念馆资料科科长秦九凤,专程拜访老舍夫人、著名画家、92岁高龄的胡絜青先生,征集周恩来与老舍先生的往事。

临别时,秦九凤请胡老为自己的书房题字。胡老欣然应允:“就叫‘炫公室’吧。炫,是宣传的意思;公,不仅人称周总理为周公,而且他立党为公。”

秦九凤手捧墨宝,喜不自胜。要知道,胡絜青先生原本从文,四十岁才开始师从极具写意功底的齐白石和以工笔见长的李非暗,乃书画大家,成果非凡。

时间定格在1997年的秋天。从那时起,“炫公”成为秦九凤的不懈追求。5000多万字资料,海内外300多种报刊上3000多篇文章,以及自己独著或与人合著的14本专著,他被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相关部门认定为“在周恩来童年与家世研究方面尤为突出,在党史界有一定影响”的人。

1991年,秦九凤调任周恩来纪念馆资料科科长的时候,已经整整50周岁。为尽快进入角色,秦九凤随身备有专门的采访本,还有一个特别的通讯录。上面记有周恩来生前不同历史时期200多名工作人员和周恩来“五服”以内各个支系100多名亲属的通讯地址和电话。在工作和研究中遇到疑问,他总是及时写信或打电话向有关当事人求证;他有意识地接触周恩来生前的亲朋,请他们核实史料,尽可能地请他们谈及周总理的轶事。因为这些人都是事情的亲历者、当事人和见证者,秦九凤获得了很多权威性的第一手资料。

“他是周家通,许多我们都不知道的事,老秦都知道。”周恩来的侄儿周家凯这样评价。

淮安区新安小学的院内,一尊周恩来与新安旅行团团员的雕像,记载着烽火连天里周恩来对新安旅行团的关怀。

“不止关怀新旅,周恩来与新安小学也有渊源。”秦九凤在搜集研究周恩来资料的过程中,结合淮安地方志,研究、发现了公开资料背后的历史,于2017年2月,在上海的《党史信息报》发表《掩护革命火种的新安小学》。

当年,周恩来作为中共在上海的领导人之一,白色恐怖之下,他最牵挂的是两件事:地下工作者暴露后的转移和烈士子女的安置与教育。而陶行知被毛泽东称为“伟大的人民教育家”,周恩来则称之为“不是共产党员的布尔什维克”。作为爱国的教育大家,周恩来当然希望陶行知能创办一所这样的学校,于是,便有了老师不拿工资、学生不缴学费和“捧着一颗心来,不带半根草去”的新旅精神。

新安小学校史清晰可见。当年,新安小学在创办之日就同步建立了地下党支部,并直接受上海党组织领导,也就是直接受党中央领导。李友梅作为受委派的新安学校创办人之一,是在南京被国民党发现、身份暴露后,他被党组织派到新安小学教书;而孙铭勋则在创办新安幼稚园一段时间后,又被周恩来调到上海创办大同幼稚园。而在新安小学就读的学生,除了当地贫困子女外,还招收了外地的烈士子女。历史资料证明,来自全国各地烈士的子女,如项英的女儿项苏云等,以及地下工作者的频繁联系,都与中共党组织的关注密不可分。林林总总的资料与史实,显示了周恩来与新安小学延续多年的不解之缘,这些为新安小学的建校历史增添了浓墨重彩。

周恩来出生淮安,这是已经被历史认可且众所周知的史实。然而,在上世纪九十年代末,国内有报刊突然刊出《周恩来出生地新说》。一时舆论哗然。当然允许学术争鸣,但绝不能以讹传讹。秦九凤连夜查找资料,以史实争辩,连续写了《周恩来的出生地岂容怀疑》《“周恩来出生地新说”经不起推敲》等文章,及时纠正了周恩来出生绍兴的谬说。

秦九凤不会操作电脑,几千万字的材料,全靠一笔一划整理出来,然后请儿子利用业余时间帮他输入电脑。尽管退休多年,但他从没忘记对周恩来及其伟大精神的研究与宣传。

2019-03-15 1 1 淮安日报 content_36385.html 1 3 炫公 /enpproper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