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B02版:文化周刊

运河的塔

□ 罗志

大运河畔,名塔众多,各领风骚。北京通州燃灯塔,建于辽代,耸矗千年,扼漕河入京的要冲,号称“支柱幽燕天半壁”“一枝塔影认通州”。山东临清舍利宝塔,始建于明代万历年间,见证着临清运埠曾经“富庶甲齐郡”“繁华压两京”的繁华。扬州文峰塔,也诞生于明代万历年间,北瞰二十四桥明月,南望邗沟连瓜洲,绿杨城廓尽收眼底。高邮镇国寺塔,从唐代便与运河相伴,历经劫难,断塔兴波,运洲分道,如今塔姿依然屹立在大运河畔。

淮安是运河都会,城市山林,亲水人居,不乏地标性建筑。其中,灵瑞塔和文通塔,是淮安运河史上联系最为著名的两座名塔。

汴河是唐宋大运河的一段,汴河入淮处为泗州,在今盱眙县城淮河北岸。这里曾经矗立过一座灵瑞塔。灵瑞塔又名普光王塔,位于泗州城中普照禅寺内,是运河入淮口的标志。唐高宗年间,有西域何国的异僧僧伽游历全国,流连于楚州,后常驻泗州普照王寺,多有异行。景龙二年(708),唐中宗派特使迎接大师来京城,奉为国师,皇上远接高迎,百官行礼,颇为隆重。皇上还为避武则天“武瞾”的名讳,还亲笔改写了寺名曰:普光王寺。景龙四年(710)三月三日僧伽大师圆寂,归葬泗州,特于城西南辟一城门,以香花供奉迎入,故名香花门,并漆身起塔,是为灵瑞塔。宋太宗太平兴国七年(982),宋太宗下令重建灵瑞塔,雍熙元年(984),加封僧伽大师以“大圣”号。在宋代,普照王寺成为宋代全国五大名刹之一,同时也是泗州,乃至运河沿线著名的文化景观。日本僧人成寻参拜灵瑞塔,记其“八角十三重,高十五六丈许,毎葺黄色瓦,如黄茶碗,有光,毎阶下有罗网,其中画菩萨贤圣天众像,庄严不可思议也。”大文豪苏东坡多次游历泗州,留下脍炙人口的“照汴玉峰明佛刹,隔淮云海暗人家”“桥声春市散,塔影暮淮平”等咏塔名句。元延祐二年(1315),大书法家赵孟頫为重修的灵瑞塔挥毫而出书法名篇《大元敕建泗州普照禅寺灵瑞塔碑》。

随着汴河的废弃和黄淮洪水泛滥,泗州城逐渐衰落,灵瑞塔也难逃灭顶之灾。清康熙十九年(1680),泗州城被洪水淹没,至乾隆年间,在茫茫洪水中又挣扎着残存了一个世纪的灵瑞塔,还是连带着泗州和汴河的传奇最终被吞没。

里运河连接淮扬,是大运河中最古老的一段,这里同样有一座见证千年沧桑的宝刹——文通塔。据《淮阴龙兴禅寺志》记载,西晋永嘉二年(308),西域高僧竺法护来江淮说法,淮安信众在今天勺湖边为其捐金建刹,名为正法华院,后称法华禅院。东晋大兴二年(319),寺庙扩建,新砌两座浮图(佛塔),这正是文通塔的前身。还是那位大唐国师僧伽,天授元年(690),他云游江淮时曾在楚州法华禅院说法。景龙二年(708),唐中宗奉僧伽为国师后,同样将法华禅院赐名为“龙兴万寿禅寺”,敕建尊圣塔一座,以供旃檀佛像,时称龙兴寺塔,即今天的文通塔。

龙兴寺塔,历经波劫,宋元明清,屡废屡兴。唐代入唐求法的日本僧人圆仁曾三次坐禅于此,临摹了妙见菩萨与四大天王像带回东瀛。明代永乐年间以后,里运河改道淮安府城西面,龙兴寺塔便成为府城西门外、运河边的制高点。明崇祯二年(1629),寺塔重修,随着龙兴寺改名为文通寺而得名文通塔,此后又曾多次重修。清康熙七年(1667),郯城大地震波及淮安,文通塔倒塌,仅剩2层。清末咸丰元年(1861)重修,成为今天黄身青檐、七层八角的砖塔样式。

明清时代,北上的漕船、商队看到文通塔,就知道淮安城到了。文通塔也被视为淮安的风水荟萃之地,《淮城信今录》云:“郡城之形为灵龟望海,龙光阁首也,文通塔尾也”,护佑着淮安一方百姓的福祉和文化的昌盛。

灵瑞塔已逝,文通塔苍茫。如今的清江浦,也在里运河畔新建清江浦楼和国师塔。中洲岛上,二水中分,轮埠路边,金塔耸峙,崇寺生辉,淮安里运河风光带的这两处靓丽新景,续写着淮安运河与宝塔的传奇。

2019-03-15 1 1 淮安日报 content_36384.html 1 3 运河的塔 /enpproper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