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B01版:文化周刊

幸福闪烁微芒□ 安宁

周末,我问一个朋友,在与家人喝茶,还是小区里散步?他什么也没说,只发来一张照片。照片上的书房,一片狼藉,垃圾桶被一盆开得正好的茉莉砸中,悲伤地躺倒在椅子旁边。于是喝剩的茶叶,干枯的橘子皮,揉乱的稿纸,湿漉漉的烟头,便散乱地堆在木质的地板上。朋友在微信里经常晾晒的那盆芬芳的茉莉,很不幸地被拦腰折断。两只遥遥相望的拖鞋,正一脸委屈地诉说着刚刚历经的一场夫妻大战。

我没有问朋友吵架的原因,只是安慰他说:安静一会,将房间打扫干净,摔坏的丢进垃圾桶,完好无损的重新放回原处;没有什么好烦恼的,七年以上的婚姻生活,失去了最初的激情,大致都是这样的,吵吵闹闹,也就相携相扶着,将一辈子度过了。

朋友叹气:天天吵着离婚,照片上那些东西,都是她砸坏的;以我的脾气,真不如离了算了!

我知道朋友也只是说说气话罢了。他欠下爱人一条命,无论如何,他也不会如此轻率地放弃掉这场艰难地熬过了十年的婚姻。十年前,朋友与爱人结婚,并生下了可爱的女儿。一切看上去都是如此的完美,爱人有一份稳定的工作,朋友有热爱并能够谋生的绘画艺术,老人康健,可以帮忙照料孩子,一家五口,其乐融融。但这样的美好,很快化为泡沫。朋友在一次旅行中,遭遇惨烈车祸,如果不是爱人奔走营救,他的这条命,就葬送在荒山野岭了。因为始终无法忘记同行驴友全部死去的血腥场面,朋友在身体恢复后,精神陷入了严重的抑郁之中,即便每日服用治疗抑郁症的药物,依然会出现幻觉,并几次试图自杀。那时,朋友热爱的绘画几乎停滞,每日将自己闭锁在房间里,脾气愈发地暴躁,就连五岁的女儿,看到他抑郁症发作时,用头撞墙的痛苦,都会哭着给他拿来常吃的药物。

还好,一切都慢慢好转,朋友最终摆脱掉了抑郁症的缠绕,并重拾画笔,焕发艺术创作的生机。可是,就在生活对于他们一家人,透射出一缕温暖阳光的时候,他的爱人,却生出了厌倦,回到当初恋爱时的任性,总是因为鸡毛蒜皮的小事,与他发生争吵,再也没有他患抑郁症时那样无穷无尽的耐心。

朋友说:真不知道到底什么样的生活更好,患难与共时,我一个人痛苦,但两个人携手向前;倒是如今看似甘甜的人生,两个人却互相折磨,无法同行。说起来,还真是想念那段她百般哄劝我不要自杀的晦暗时光。

我笑:所以上天特地来考验你的耐力,将你们的位置做了更换,看你能不能在庸常的生活里,包容一个有缺点的爱人。如果能够,那么你们还可以携手再走十年,或者,更为漫长的人生;当初的爱情,也就能够穿透烦恼人生,阳光一样照亮凡俗的日子。如果不能,被日日消耗的爱情,就会在琐碎的生活里熄灭,那么留给你们的,就只剩了无尽的黑暗。

其实我知道说这些都是多余,我相信时间的力量,它是一条浩荡的江河,能够抚平一切尘世的悲伤。即便是看破红尘的僧人,也一定会有生而为人的烦恼,可是他们的聪慧之处在于,明了这些烦恼都只是暂时飞舞的尘埃,待风平浪静,依然会有阳光,穿越重重迷雾,照耀在人生的江河之上。那里,波光粼粼,澄澈静寂,大片的云朵,倒影在水面,而群鸟正欢叫着,掠过细小的波纹,冲上浩淼的天空。

而被我们忽略了的爱情,正在岸边的鹅卵石上,静静闪烁着微芒。这是庸常生活里的一个片段,是万千种婚姻中,相似的幸福。

2019-03-15 1 1 淮安日报 content_36380.html 1 3 幸福闪烁微芒□ 安宁 /enpproperty-->